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龍吟堂

堂主—關中刀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此刀客非彼刀客,本刀客非杀人之刀客,此刀非杀人之钢刀,乃雕刀塑刀,刻刀,手握雕塑刀刻刀之刀客。

南城根底下——(街景)农\商  

2010-06-19 15:11:39|  分类: 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从远处传来钟楼上咣…咣晨钟声,日头懒怏怏,磨磨蹭蹭爬上了城门楼子的脊顶。街面上店铺各色的望子在头顶子上随着风呼啦呼啦作响。城里头大商号规矩多,相公娃们起身早,清晨三件事提门、扫地、挂望子,各自忙碌着卸下自家铺子的提板门,新入铺的伙计娃,手里端着水盆,胳肢窝底下夹着笤帚,清水洒地打扫着铺子门前街路。一个个阴丹士林的长袍,黑缎面圆帽翅儿,脚底下一双礼服呢圆口千层底布鞋,走动起来水上漂跟灯影一样,来去一阵风。二掌柜,一身八团花缎面藏青色长袍短褂,门首站立满脸喜兴,点头哈腰拱手迎客。送水的木轱辘车满载着水桶,在青石条铺的街路上咯噔咯噔地蹦跶。

街路上走动的行人多起来,背捎马子挑担地、推车扯纤地都是进城来为混个营生。城里人日子过得滋润,凉房底下坐着,日头不晒雨不淋,肩不挑重手不提物。前半晌忙乱一阵子买卖,后半晌就闲下来,品茶、吃烟、嗑瓜子。三更夜静了不睡觉,听戏、抹牌、谝闲传,大早上日头照到尻子上了,还偎到炕上睡懒觉不动弹。乡里人庄稼汉日子苦焦,土里刨食,鸡叫头遍就失机慌忙地起身了,水米没搭牙,掂着镢头别上锄,推车挑担,下地干活去了,日头出来,一垧地都锄完了。赶上五荒六月夏忙秋播,皎阳似火,头顶上晒脚底下蒸,像进了火鏊,汗水顺着尻渠子往下淌。龙口夺食,收割、碾打、晒,颗粒归仓。适时秋播,犁耕、耙翻、种,一点也耽搁不得,忙得抅鞋拾帽子,连一袋烟的地闲功夫都没有。冬闲春荒,地里的活歇下了,还急着进城来,人市上寻个出笨力的短工,赚个仨瓜俩枣,一年到头的油盐酱醋零花钱就有了。可这话又说回来咧,城里人这日子也是水上漂,没根基不稳当。街路上不打粮食、炕脚底种不成菜。弄啥都得花钱,想拾个柴火棒棒宁是没处寻去,吃一口水都得拿钱买。庄户人家,解了大手拾个胡基疙瘩蹭一下了事咧,再不成往墙角角上偎一下就对了。城里人不成, ‘茅子’都是砖铺地,寻不下胡基疙瘩,还得买整刀地草纸伺候着擦尻子。有钱的日子自然品嘛滋润,银钱打住手地时候缺吃欠喝、少穿没盖,东拉西凑,提起裤子寻不着腰,日子过的也艰难着呢。唉…….!家家观世音,到处弥陀佛,都有一本难念的经,各有各得凄惶难畅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